不要脸

有一种特别好的性格特质一直被我们的传统文化贬低,那就是“不要脸”。而另外一种特别妨碍个人发展又特别妨碍表达自我观点的性格特质一直被我们的传统文化歌颂,那就是“中庸“。

提起不要脸,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人一旦不要脸起来就会有好处来,而好像大部分人都做不到不要脸。

今天看到推特上有人发了一条推文,大致意思是有人要买他的账号,而他不想卖,那人就说“那你这个号就别想要了,我们会搞死你这个号,你快锁推吧。” 看完这个后我明白了坏人之所以胆大妄为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他们的彻底的不要脸,而我们却还端着脸面这个奇怪的不存在的东西且视作珍宝,而且甚至宁愿少赚点钱,多吃点苦,也不愿意把脸面这个东西丢掉。文中的坏人能做的无非就是用一些无耻的手段来报复,而如果他报复的人是一个比他更不在乎脸面,更不在乎丢丑,更不在乎把事情闹大的人,坏人其实也就无从下手。

这同时让我想到了YouTuber这个行当,但凡头部的YouTuber都是抛头露面的,他们都是不怕被所谓的亲戚朋友知道,不怕丢丑的,他们表达的都是比较个人的态度,而不是中立的观点。所以他们肯定常被人骂,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用他们的“不要脸“赚钱赚注意力。再反观那些芸芸众生的普通YouTuber,有些人不敢表达有偏见的观点、有些人不敢露脸,用Animoji做头部替换、有的甚至用俯视角拍摄只有手出镜、更有甚者连声音都没有,而是使用字幕。

再延伸的看,其实几乎所有职业的头部用我们传统的价值观来看好像都是一群“不要脸”的人。

回过头来看看我自己,这个要脸也很大的影响了我。我在和别人聊天说话交换想法时常常会为了要脸、为了不得罪人不出格而一直想寻找一些中庸的、客观的词句和方式去表达我的观点。然而很多时候到最后我发现我说出来的话狗屁不通,但我心里的想法其实是完整的。而如果我当初不去顾及脸面想到什么说什么,别人也许会更加能听懂我的意思和我要说的话。如果最终我的脸面成了妨碍沟通的原因,那这个脸面其实可以不要了,我可以多一些“不要脸”才对。

人生阶段

所有负面的情绪 —— 胆怯、害怕、害羞、懦弱、紧张、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精神内耗,别人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只有你自己被陷在这些情绪里痛苦煎熬无法自拔。

今天,突然看到一个朋友的生活,马上明白了上面的这句话。我想要的就在那儿,去拿就好,不要给自己的内心编写那么多情节,这就是人生的一个新阶段。

一条推送带来了这篇博客文章

昨天5月14日,收到了一条推送来自于我一直在用的一个倒数日app,提醒我已经去我一个十年前去工作过的同事的一家公司已经十年了。

那是十年前我工作过一年的一家创业公司,是我一个同事自己出来创业做的公司,其实和那个同事完全不认识,和他认识是因为同事的同事B。十年后的今天,不光大家没了交集甚至那个同事也早已删了我的微信。当时我可以算是第一个员工,我之前4个都是股东,现在想来那时的自己对于人际关系的想象和理解还是过于简单,认为世上只有朋友和非朋友两种关系,认为能和气说话的都是朋友。

这十年,我有一半的时间都走在移民的路上(2017年开始)。鉴于现在国内的政治和民生抗疫(Covid-19)现状,如果回到十年前让我再选我还是会选择移民。因为之前同一时期出来的一些同事,大多数都消失在茫茫人海,有个别创业“成功”的其实也只是在做自己的小老板,这种“成就”在遇到如今这种系统性风险时不堪一击。

人怎么就绝情了?

才想起我还认识一个叫黄鹏的人。就联想到了一些和他认识的故事。我们在“阿富汗”认识,开始认识时也算是相处的挺好的朋友,曾经还在课余时沿街找过工作。后来他去一家玩具公司做了开发,我的第一份工作还是他给我介绍的是做ps的。那家工作结束后他就没有再做开发,去了亲戚的沙发还是家具厂做了销售,起初做的也不好,但他有老婆运,即使他在玩具公司搞外遇,他老婆也原谅了他。她老婆家庭条件应该比他好。后来他们开的美容馆和健身房应该都是他老婆那边的钱。否则也不需要有早前的给亲戚家打工的经历。

另一方面我一直在做开发,各种小公司跳来跳去。2013年我自己做游戏,有次想起了他就想找他打电话聊天。但明显感觉到了来自成功者的蔑视和防备,很直接的问“你是不是要找我借钱的”。似乎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可谈。而他也在脑子里想了半天我给他打电话的可能原因,最后只可能是借钱。

看来一直也就只有我幻想着感情是可以维系一辈子的。直到某一天我这一端还有,而对方那一端早已不知丢到什么地方了。

当时的我不明白,也没懂他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样的一个我看来绝情的人。现在看来,是我在需要变的时候没有变。绝情是人生必须要上的一课,但人怎么就变得绝情了呢?

一点感悟-2022-02-05

悲观者永远正确,因为他们不关注是否能进步,他们只关心怎么做稳妥的正确的事。

乐观者永远进步,因为他们不关心是否正确,他们只关心在否在向前进步。

所以,不要做自我评价和自我批评,要做自我改进的思考。

为什么有些人消失了

有时候会觉得一些人似乎在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了,除非看到了以前的照片才想起这个人。

今天明白了,因为孩子、家庭让他们忙着低头生活,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什么都不顾的尝试未知的新鲜和刺激。

希望自己永远不要丧失了对新事物、美和性的热爱。

2022春节

因为疫情,这一年还和往常一样在新西兰度过。吃了一顿老婆做的大餐。第二天继续上班。

在20中微信群和QQ群里各发了20块钱的红包,微信群里抢了一些,QQ群连我在内只有4个人拿。

一个感觉:我曾经以为那些人还在我的生命里,后来才发现他们已经从我的生命中死好久了。

也许只有我在怀念过去的美好和友谊。也许大家都忙着搞钱呢,那就祝大家新年愉快,搞钱愉快吧。